文章

房策短視 重回舊思維

發表於

財政司長曾俊華在早前發表的《財政預算案》中,提到研究推出新的補價貸款擔保計劃。根據港府構思,居屋業主可申請貸款補價,令單位即時在市場放租,只要不出售,業主暫時毋須還款,若業主死亡或賣樓,則需連本帶利一筆清還。曾俊華認為有關政策可加強資助房屋在市場上的流轉。

資助房屋在市場上的流轉,曾經是曾蔭權執政時的重點研究課題,現有的補價貸款擔保計劃便是2010年為「活化居屋第二市場」而推出,按揭證券公司會為銀行總按揭成數超過五成或七成的補價貸款部分提供擔保。 此外,當時曾蔭權亦就復建的新居屋研究新的補價安排 ,以貸款形式計算需要的補價,讓單位在日後升值,補價款額亦不會跟隨調整,增加業主的補價意欲。但此政策隨曾蔭權卸任而不了了之。

曾蔭權上述政策的思維為相信自由市場能最有效率分配房屋單位,因此資助房屋只是樓價高企下的折衷安排,資助房屋應盡快完成補價,推向自由市場。梁振英上台後推出長遠房屋策略,明確訂立居屋單位的數量,並推出白表居屋第二市場計劃,足見其對居屋的重視,及認同居屋滿足中下層家庭住屋需要的作用。

可是,新的補價貸款擔保計劃卻背道而馳,把資助房屋推向私人市場。即使政府的良好意願為釋放現有市面上未補價的單位,增加私人市場上的中小型單位,及方便居屋業主因地理位置、生育等原因換樓,但當資助房屋流向私人市場,並不會紓緩樓價,只會跟隨私樓價格上升。 (繼續閱讀…)

文章

新居屋政策未能對症下葯

發表於

郭永健

今年的施政報,特首宣佈復建居屋。可是,新的居屋政策卻改變了以往的補價安排。新的補價安排除了未能針對過往居屋的問題,更令政府的房屋政策傾向市場邏輯,忽略照顧有需要的階層。本文將探討當中的問題,及就流轉問題作出更好的建議。

新居屋補價安排 未有作市場分隔

曾蔭權提出讓新居屋住戶能以能以購入時的差價作補價安排,是為了加強居屋的流轉。這樣的安排簡而言之就是讓住戶能比以往的安排賺取更多錢,作為誘因去出售居屋予公開市場。

可是,流轉的重要性在於住戶能否轉換居所以切合住屋需要,如家居會否因生了小孩子而變得擠擁,家居的地點是否接近工作地點。流轉的著眼點不應只放在房委會是否收回差價,或居屋能否在私人市場放售。故此,所謂的加強「流轉」除了補價的問題外,更大的問題是住戶能否更換居所。現行的安排下,居屋可以在不補差價下在第二市場出售予綠表申請人,而出售者亦因而能有資金購置更適合的居所。以上亦是「流轉」的另一個方式。

(繼續閱讀…)

文章

信報:租置計劃無助解決樓市問題——回應王于漸〈改革資助房屋有理〉

發表於

租置計劃無助解決樓市問題——回應王于漸〈改革資助房屋有理〉
信報財經新聞
P17 | 讀者之聲 | 讀者來函 | By 郭永健 2011-05-28

王于漸教授〈改革資助房屋有理〉(刊4 月6
日,下稱「王文」)一文提到的改革資助房屋,實際上就是恢復租置計劃及毋須補價賣斷居屋,把所有公屋、居屋市場化。王于漸的理據是出售所有資助房屋來增加「上車盤」的供應,以降低「上車盤」的價格來紓緩需求。

王文開首提出過往市民的生產力提高,人力資本增值,不少人都可以在升勢前置業。不過,根據運用統計處的數字而計算得出來的數字,過往十年人力資本增值勝過之前十年,回歸後十年亦勝過回歸前十年。政府的經濟分析及方便營商處2010
年第一季的經濟報告亦作出同樣的結論。可是,即使生產力上升,香港人的實質工資沒有相應增長,貧富兩極差距擴大,顯然是勞動所得的分配極為不合理。故此,把市民未能置業歸咎於生產力升幅減少是沒有根據的。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