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回應唐英年的偽論

發表於

郭永健

唐英年星期六出席了「Roundtable研究所」周年典禮暨青年學術會議,他在發言中指出「凡事總有正反兩面,要辯證地看問題。」當他朗讀這篇演辭時,想必並沒有記起他的同僚,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所說的一句說話:「存在決定意識」。

在唐英年的演講中,他評論香港的「80後問題」時,只是空泛地指出權利與責任的相對概念及空洞的香港主流道德、主流價值。他並沒有指出形成這些現象的物質基礎,相反只是捕風捉影地指出社會運動的消極的一面。

首先,在指出權利與責任的時候,為何唐英年想到並不是作為一個公民,應有關心社會、推動社會進步的責任,而是試圖以狹義責任來限制青年人所作出的公民參與?

第二點所指的思想壟斷,更是無的放矢。他所提出包容的胸襟、尊重他人的想法和意見,乃是基於對事實的尊重及真理的追求,面對妄顧事實、指鹿為馬的言論,包容和尊重只會是麻木不仁及助紂為虐。惟對其加以駁斥、嚴詞批判,即唐英年口中的「口誅筆伐」,才會令真理愈辯愈明。況且,在現今傳媒歸邊、建制派資源充足以及政府掌握龐大的宣傳機器,才會造成意識型態霸權(hegemony),令社會大眾奉自由市場原則、獅子山精神為金科玉律。

近年社會運動興趣,理念得到更多人的認同,是基於群眾的社會自覺,去除其對社會的無力感。唐作為統治者的一員,自然懼怕群眾的覺醒,非將之誣蔑為剛愎自用、車毁人亡不可。

第三點所提到的妥協,並不應是鄉愿的各退一步、息事寧人的做法。妥協應該是在條件限制下萬般不可的情況才作出,而對原則放棄了的失地,應在日後重奪。在香港的情況下,所謂的「關起門當皇帝」似乎用來形容曾蔭權的行政主導、親毓有別,以及人大常委多番無視民意,解釋基本法及否決零七零雙普選等事情上更為適合貼切。

第四點,所謂「避免複雜問題簡單化」當然言之成理。大多時候,官商勾結的結論都是正確,但我們不能拙於思考,應該要反思造成官商勾結背後的深層次原因,以及當中假借各項公共政策、虛假的程序下所掩埋以至新自由主義競爭倫理下的不公義。《地產霸權》一書便以深入淺出的方法剖析地產商如何能囤積土地、剝削香港市民的勞動成果。天星、皇后以至菜園村等運動,便揭開了政府假諮詢的面紗。低薪工人的困境、教育改革的失敗更戳穿了市場競爭至上的神話。

說到政治或社運引致流血,相信香港人最深刻的莫過於北京六四屠城以及香港六七騷亂。前者為軍隊鎮壓市民、後者為極左思潮下由共產黨主導下武力反抗殖民地。而唐英年聯想到的美國槍擊事件,更是美國共和黨鼓吹右翼民粹主義下的結果,當中的新保守主義思想如愛國主義、道德主義以及小政府、大市場均是與特區政府的管治邏輯暗合。香港的社運,除了零三七一五十萬人有秩序的示威外,即便是肢體抗爭,亦強調示威者以及警察的安全,並沒有造成流血死亡。妖魔化的言論對解決社會問題並沒有幫助。

交棒只是一廂情願的說法,更大可能的是世襲,是階級社會的複製。我期待的是「80後問題」不要被過份理解為世代問題,反而是年青人如何挑戰現有的社會結構,讓不同世代的人都可以活在一個更公平、更自由的社會。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