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郭永健﹕強積金用作置業 無補於事

發表於

【明報文章】本月初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長劉怡翔在立法會答覆謝偉俊的提問,表示「積金局正研究容許計劃成員,在其年屆退休年齡前,提取部分強積金累算權益,作首次置業之用」。
提取強積金用來置業,並非什麼新鮮建議,但以往政府均對此不置可否。可是強積金用來置業又是否可取?會否削弱強積金退休保障的功能?

以現時供款的最高入息水平,即高於3萬元、每月供款1500元作例子,計及僱主供款的話,一年共累積3.6萬元。假設一名市民由22歲出來工作至40歲,打算直至65歲退休,即使薪金能與樓價升幅同步,以今日價格計算,他40歲時共累積了64.8萬元供款。以現時六成按揭要求計算,即使把供款全數用作首期,也只能購買價值162萬元的單位。即使夫婦兩人計算,亦最多只夠購買324萬元的單位。而眾所周知在私樓市場,300萬元左右的單位已差不多絕迹。
(繼續閱讀…)

文章

出租公屋不能封頂 打擊囤地重掌供應主導權

發表於

文:郭永健(工黨副主席)

早前,特首林鄭月娥接受傳媒專訪時表示,出租公屋單位由76萬個增至80萬個,已足夠照顧基層家庭需要,故日後可以把大部分新建公屋轉作「綠置居」。雖然,她數日前表示80萬伙公屋不是目標,也非極限,為其房屋政策「相對複雜的概念簡單化,甚至不幸數字化,而引起社會大眾不必要焦慮,表示歉意」。她又稱只要改善置業階梯及公屋單位流轉性,「(80萬公屋單位)或許可以滿足基層低收入巿民住屋需求」。

林鄭以上的一番言論正正揭示她政策思維,就是盡可能減低一切政府的承擔,把問題推向市場及個人。作為當權者,政府應用盡方法讓市民享有適切居所,而置業與否、是否由政府提供居所均只是手段。然而,當政府一直以來的高地價政策為高樓價、高租金的元凶,而普羅市民不能負擔私人市場物業的價格及租金,需要尋求政府協助時,政府竟然反過來把問題指向公屋市民,要求他們向政府購買市價掛鈎的單位,脫離政府的補助。

(繼續閱讀…)

文章

二十年前,工聯會如何出賣工人? 

發表於

 

【撰文:郭永健】
作者為工黨副主席

二十年前,政府在主權移交後的第二周(1997年7月9日),便在臨時立法會提交《1997年法律條文(暫時終止實施)條例》,把7條在立法局時代通過的法例凍結,當中包括《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及《1997年香港人權法案(修訂)條例》。當初政府企圖在一次會議上完成條例草案的三讀程序,及後放棄,亦逼使臨時立法會在7月16日便通過凍結有關條例。

政府強硬的做法,除了用來否定及削弱立法局的權力及威嚴外,也顯示出其蔑視勞工權益的態度。除《僱員代表權、諮詢權及集體談判權條例》外,凍結的法例亦包括了容許工會有更大職權範圍和工作範圍的《1997年職工會(修訂)(第2號)條例》,以及防止歧視職工會會員的《1997年僱傭(修訂)(第4號)條例》。當時在臨立會的工聯會自稱代表工人利益,但竟沒有反抗政府當時的做法,以至香港的打工仔女至今仍缺乏集體談判權保障。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