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我

我的故事:改變社會的理想

我出身於基層家庭,父親是廚師,母親是家庭主婦,家裡還有兩個姐姐和一個孿生哥哥,所以我有個花名︰細孖。

父親是典型香港老實人,不分晝夜努力工作,一個人養起頭家,以自己的汗水換取子女的快樂自由。小時候我們一家六口住在400多呎的公屋,家境一般,母親為慳錢,甚少帶我們出外用餐。到現在,我還記得那些飯餸的溫度,因為我從來也認為家裡那口飯最溫暖。

幸運地,成長中的我沒有家庭負擔,只管放心讀書,考入香港大學,期望用知識和熱誠改變社會。是的,香港人都缺乏幸福感,回想我大學至今參與學運、社運、工運,一路走來,我最希望讓市民活得幸福,因為我記得已離世的父親,如何努力讓我們一家過得快樂。

童年

第一步:出任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

香港大學的大學堂(U Hall)舍監有一句格言,影響了幾代宿生:Make a difference!社會提供資源培育我們這班尖子,我們的知識和能力,到底只是用來為自己帶來安穩舒適的生活,還是應該再踏前一步,勉力為世界帶來一點點正面的改變?在大學二年級,我當選港大學生會會長,參與院校內外的示威行動,這個崗位為我帶來畢生受用的組織經驗。2010年,我與四名大學生組成「大專2012」,參與五區公投運動,因為我相信學生要為理念發聲。

大學生活

第二步:投身中國勞工維權工作

我在港大唸經濟和金融,畢業後我沒有跑去從事高薪厚職的金融行業,相反,我了解到自由放任的經濟政策並不一定改善小市民生活,反之是會令貧富懸殊加劇,我認為社會需要關注更多勞工權益和基層生活保障。當我在大陸工廠親身為一批又一批因缺乏職業安全設備而患上塵肺病和白血病的工人討回公道,我感到肩上的擔子愈來愈重。究竟如何可以從根本改變基層工人的處境?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踏上從政之路。

第三步︰為工黨進行政策研究

2011年,我參與籌組工黨,並分別於2012年及2016年與張超雄合組名單,參選立法會新界東選舉。這些年,我看到政府施政向財團傾斜,公屋輪候遙遙無期,政府不去收回高球場興建公屋,卻去毀滅小市民的鄉村生活;我看到庫房年年水浸,枉花公帑去興建大白象工程,卻削減醫療公共開支;我看到病人有藥無錢醫,窮人原來沒資格生病!這樣的政府,怎叫人信服!從事工黨的政策研究,我希望將民生需要帶入議會,連結民間與議會聯手對抗威權政府。

第四步:參選大埔新富選區區議會

2015年參選大埔區議會補選,是結合政策研究與民間力量的下一步。溫暖的社區是市民生活幸福的基礎:小朋友可以有更好的教育,長者也能得到更好的照顧。要解決社會各項難題的,除要理論支持,更要社區深耕細作與實踐。當年我當選大埔區議員,第一時間揭發區議會利益輸送,亂花五千萬公帑興建「林村天安門」,最後項目終被推倒!

 

第五步︰出任工黨主席,參選立法會新界東補選

2017年,我踏入31歲,是我人生另一階段。我當選工黨主席,並參加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由2007年的紮鐵工潮、2013年碼頭工潮,到最近海麗邨外判清潔工罷工,工友的經驗告訴我,團結就是力量!現時議會上打工仔女聲音薄弱,我希望進入議會,加強議會上代表打工仔女的聲音。我得到民主派中不同光譜、不同年齡層的支持,我承諾會團結民主派,揭穿工聯會真面目,抗衡又一個獲中聯辦祝福的「西環契仔」。

簡歷

2008年 — 香港大學學生會長

2010年 — 「左翼21」創始會員,成為會員至今

2010年 — 成立「大專2012」,並參與五區公投,參選新界西選區

2011年 — 參與籌備工黨,成為創黨會員

2011年至2013年 — 工黨副秘書長

2012年 — 與張超雄代表工黨參選立法會新界東選區

2013年至2015年 — 工黨秘書長

2015年7月至11月 — 代表工黨參選大埔區議會新富選區補選勝出,成為工黨首名區議員

2015年至2017年 — 工黨副主席(政策)

2016年 — 與張超雄代表工黨參選立法會新界東選區

2017年 — 工黨主席

個人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