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

香港人,值得有更好的生活!

不民主的政制,令香港經歷過商人治港、公務員治港和親中派系治港。在強權之下,政府帶頭製造撕裂,與民為敵,獻媚中共,令香港核心價值逐步被破壞。在極瑞資本主義下的香港,財伐富豪壟斷大量社會資源和權利,政治經濟利益緊扣,言論及新聞自由受到打擊,此等霸權令香港人不論在政治及經濟權利均備受剝奪,自由逐漸被威脅。

就算失望不能絕望,我相信只要香港人願意發聲,捍衛我們堅守的信念,團結便是力量,公民社會與議會的有機連結和配合,正正能夠讓我們重奪更好生活的可能性!


反對釋法褫奪民選議席

中共以釋法作政治審查的打擊範圍,干預香港內部選舉事務,再一次損害香港法治,更透過「解釋」宣誓,政治審查當選者,拒絕承認合法選舉結果,抵消市民認授代議士的權力。

我反對人大常委藉以釋法來僭建法律,使中共政權將「真誠」擁䕶基本法變成套在港人頭上的金剛箍。攻擊民選議員即攻擊全港市民!


反對修改議事規則 維護議會尊嚴

現時立法會有六名議員被取消資格,建制派議員乘人之危修改議事規則,閹割議會,為未來惡法鋪路。我全力反對修改議事規則 維護議會尊嚴。


反對政治刑期覆核 支援政治犯

由律政司司長單方面提出的刑期覆核,是一個很特別、只能在例外的情況引用的程序。上訴庭僅僅因為不同意原審判刑,法律上並不構成足夠的理由干預判決。相反上訴庭只能在確定刑期法律原則性錯誤或明顯不足的情況下,才可行使酌情權增加刑期,或撤銷非監禁性的刑罰而代之以監禁。

因此,上訴庭法律上並無權限重新審視案中的事實問題。然而,東北案中的原審裁判官明明已經在十幾天的詳細審訊後,清晰地對各被告在示威衝突中各自所扮演的角色、使用武力的程度等問題作出裁定,認為社會服務令已足以反映他們的刑責。上訴庭三位法官在處理刑期覆核期間,卻不斷嘗試重新評估案中示威者事實上的暴力程度,最後更以示威實際上確實暴力為由,拒絕給予示威者犯案背後的崇高理念應佔的比重,重判東北13人監禁8至13個月。這是無視法律原則,亦無視刑期覆核的獨特性,將制度進一步向政權一邊傾斜。

更有甚者,今天距離原審裁決已近兩年半的時間,各被告亦已透過在社會工作完成了他們的社會服務令。在這麼長時間之後才將本來無須監禁的被告重新判處監禁,根據案例,很大程度上已屬過分嚴苛、不合情理(unconscionably harsh) 的決定。

我反對律政司要求上訴加刑,用司法手段迫害及制度暴力壓倒追尋公義的年輕人,目的在殺一儆百,威嚇年輕人噤聲。


撤回人大831決定,全面捍衛人權

政府的合法和合理權力源自市民,一個真正沒有篩選、普及而平等的選舉制度,才可確保市民有真正的選擇和切合社會公義原則。

  • 撤回人大831方案,盡快落實符合民主原則的行政長官普選方案,取消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席及恢復議員提案權
  • 訂立公投制度讓市民在重大政策和重要法例中能直接參與,政府必須按公投結果行事
  • 訂立《資訊自由法》和《檔案法》,捍衛資訊、新聞及網絡自由,保障人民知情權
  • 加強香港五大監察政府及社會運作的機構之獨立性,包括廉政公署、申訴專員公署、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平等機會委員會及審計署,主要人員的任免需要獲立法會通過

社會規劃要民主

在新界東北的發展上,過去我們見到議會粗暴通過撥款、財團粗暴收地,與東北居民在地生活,活出真我,有著天共地的分別。我們相信,生活的方式不應只是一式一樣,而應有更多可能性。當我們見到只屬權貴的高爾夫球場和特首別墅聞風不動,財團囤地以賺到盡,基層農地和市民生活被破壞時,更感到政商勾結的問題!

公義的城市發展,應該促進多元的文化承傳、公道的財富累積和公平的權力互動。社會和環境的可持續發展,應為城市發展的基本原則;任何城市發展,都應該盡量避免對社會和環境帶來無法修復的損害。

城市發展的實踐既有技術性的考量,也涉及價值判斷的取捨;背後的價值取向,必須以公開和民主的方式決定,而不能由既得利益和官僚主導。因此,城市發展不能只靠政府和市場,社會的力量同樣重要。社會的力量既可補前者的不足,更可監察它們的失誤。活潑的公民社會,是促進公義城市發展的重要基礎。要促進公眾參與,必須確保城市發展的過程保持開放、透明和公正。


正視中港關係的矛盾

中港關係問題的核心在於中港兩地的種種不平等,大陸當局的打壓和特權階級共謀下,香港被不斷被踐踏,以致香港社會對中港關係充滿無力感。政權將香港定位為服務內地需要,兩地融合基建、設施配合內地。我們認為我們必須守住香港特色、法治、自由、人權及開放社會,不能倒退。

  • 收回單程證審批權,廢止大陸當局主導的移民政策,提升審批透明度
  • 要求政府嚴拒大陸當局、大陸官員、大陸駐港機構干預香港事務,不得跨境執法、不得干預香港自行決定的政策及立法;
  • 平反六四,要求展開獨立及公開徹查、結束一黨專政,推動內地憲政改革

優化院校管治

放鬆對官津學校的官僚規管,讓官津學校有較大自由度去因材施教;捍衛大學獨立體制,保障師生學術及言論自由;在各小、中及大學推行校政民主化,讓教職員、學生及家長可參與決定校政。


公共財政要公義

我們相信,公共財政具有重要的財富再分配功能,透過能者多付的稅制,可令社會資源得以公平分配,有助收窄貧富差距,紓緩社會矛盾。公共開支應以促進香港長遠社會發展依歸,政府應將公共資源用於改善教育、房屋、醫療及福利等公共服務,以扶助弱勢社群和分擔風險,藉此促進社會平等。

  • 開徵累進利得稅,逐步調高賺取巨額利潤的稅率,讓大財團承擔更恰當的社會責任;而盈利較低的則繳納較低稅率,令小商戶可保留更多利潤發展業務
  • 開徵大額股息稅,每年超逾25萬元的股息稅收入,須計入應評稅個人收入或企業利潤,稅率按現行薪俸稅或利得稅計算,估計每年股息稅收入超過100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