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

退休保障是權利不是福利

每一位長者都應有權利得到基金的生活保障。我支持並推動全民養老金學者方案,務求老有所養、惠及全民。

提倡自主生活

政府提出「居家安老為主,院舍照顧作支援」。口號仍是口號!去年,政府每投放1元到院舍照顧服務,卻只投放0.3元到社區照顧服務上,忽視家局及日間照顧服務的需要。長者輪候兩年才獲得家居清潔服務,每年有近30人在輪候社區照顧服務期間逝世!我主張增加社區照顧服務名額,讓長者在社區享有自主、自立的生活。

提昇院舍照顧質素

輪候資助院舍時間長,每日有13人未能獲派院舍便已過身,每年有近5000人在輪候期間逝世。

此外,私營院舍服務質素參差。20年不變的《安老院條例》,漠視長者的護理需要。根據法例,安老院舍沒有強制要求聘用護士。夜更的人手安排,只要求1名職員照顧60位長者!我要求啟動法例檢討,改善院舍人手、處所、照顧等標準。我聯同律師、醫護組織,著手制訂虐待及疏忽照顧長者的條文和罰則,並爭取納入《安老院條例》。

擴大長者醫療服務

政府對長者牙科的支援極度不足。牙科街症服務診所只提供緊急牙科服務(止痛及脫牙)。我們一直爭取政府全面增設地區性資助牙科的全科服務。再者,我會監察醫管局的運作,要求以人口作資源分配基礎,縮減專科的輪候時間,讓長者能得到適切的服務。我亦會爭取增加長者健康中心的名額,加強為長者提供的基層健康服務。

互相聆聽、共同行動

社區是屬於大家,每位都有參與的權利,且不應分年齡界限。我會繼續舉行地區論壇,聆聽街坊、長者的意見。我又會積極推動在安老事務委員會加入長者及護老者組織的聲音,讓長者參與安老政策的制訂及監察已落實的安老計劃。我會繼續與長者及醫護團體合作,推動「安老院舍民間巡查隊」,一同監察安老院質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