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疾

提供罕見病藥物

特首提出擴大援助項目的資助範圍,按個別情況為有特殊臨床需要的病人就特定藥物治療提供資助,包括資助合適的病人參與個別藥廠的恩恤用藥計劃。工黨認為以上措施並不足夠,政府應撥出更多財政資源,包括成立200億的基金,為癌症及罕見病患者提供藥物資助,並縮短藥物審批的時間。


殘疾人士貧窮和就業

殘疾社群面對的貧窮問題遠比整體社會嚴重。造成殘疾貧窮的成因包括教育和就業困難、制度性的歧視和障礙、照顧者支援和社會保障等的種種政策問題。

不少殘疾人士雖有能力,卻苦無工作機會。我們一直倡議立法殘疾人士就業配額指標,規定100僱員以上的公司聘請一定比例殘疾人士,以增加他們的就業機會。在未立法前,我們要求政府及資助公營機構增聘殘疾人士,作為私人市場的榜樣。


住屋和無障礙

我們持續關注殘疾朋友的住屋需要,因此倡議在公屋輪候機制為殘疾人士設立類似長者的專隊,或為殘疾人士家庭輪候公屋加分。同時,我們過去一直幫助有急切需要的個案爭取體恤安置。

此外,我們也關注無障礙設施和交通的情況。現時的無障礙公共交通有所不足,不少殘疾人士依賴復康巴士出行,可惜復康巴士嚴重不足。

我們一直倡議引入及普及化無障礙的士及無障礙小巴,並先在地點偏遠的醫院試行可接載輪椅人士的小巴,過往有些進展,我會持續跟進。我們也一直關注無障礙設施的改善,聯同殘疾人士團體,發掘多個「無障礙黑點」,並要求政府逐一改善並檢討法例,以與設施要求與時並進。

 


長期照顧服務嚴重不足,殘疾家庭經年累月輪候。苦無支援下,過去發生多宗慘案。譬如智障子女在家中伴著離世父母、發生意外、自殺等的情況,實令人極為心痛。加上,香港以院舍主導的模式,實是與國際社會提倡的社區照顧背道而馳。我們倡議大幅增加長期照顧服務,並以社區照顧為主,並設定最高輪候時間,以讓殘疾家庭有所預算。

 

其他政策主張:

  • 殘疾觀點主流化及落實《殘疾人權利公約》,要求各政府部門在制訂政策時必須考慮殘疾人士觀點及需要
  • 要求修訂《殘疾歧視條例》,引入合理便利的概念於法例中,以更全面保障殘疾人士的權利
  • 全面改革傷殘津貼制度,及容許殘疾人士個人申請綜援,以全面應對殘疾社群需要及處理貧窮問題
  • 爭取放寬殘疾人士照顧者津貼資格及常規化政策,增加受惠人數,肯定照顧者貢獻
  • 要求制定新一份殘疾人士政策規劃,及全面諮詢殘疾人士組織,由下而上制定政策